文章
  • 文章
  • 论坛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社会生活 >> 山西警方正调查刘学州被卖一事,法律学者:其生父母或涉嫌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
详细内容

山西警方正调查刘学州被卖一事,法律学者:其生父母或涉嫌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

时间:2022-01-25     【转载】   来自:长江云

1月24日凌晨,河北寻亲男孩刘学州当日凌晨因抢救无效死亡。在刘学州生前最后的长文中,他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寻亲历程,以及在寻亲成功后与亲生父母的决裂。在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袁彬教授看来,如果刘学州所述为实,其生父母已涉嫌拐卖儿童罪和遗弃罪。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追究刘学州生父母的拐卖儿童罪,在法律上是有追责期限的。针对刘学州这个案子,根据袁彬教授的经验判断是15年,也就是说,刘学州生父母把孩子卖给别人到刘学州死亡的时间,有没有15年。如果在15年之内,有追责的可能。

亲生父母犯拐卖儿童罪可能并不符合一般人的认知,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最高法等部门已将亲生父母以营利为目的出卖子女的行为划定为拐卖儿童罪。至少从2015年起,在全国所有拐卖儿童案件中,父母拐卖亲生子女,已占到了近半比例。这是中国拐卖儿童犯罪形势的结构性变化,这种变化既对司法实践提出了挑战,也提出了社会问题,比如,如何减少刘学州这样的悲剧发生。

悲剧的发生令人扼腕,而背后仍然有许多问题值得思考。依照刘学州的说法,亲生父母当年的出卖、如今的拉黑是否有悖法理与人情?作为亲生儿子能否要求父母补偿?如今当事人身亡,又有谁能为他主张权利?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法学专家及律师。

非法获利目的是构罪前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此外,根据四部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16条,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据此,我国刑法关于拐卖儿童罪并不局限于字面的“拐卖”,与之相关的出卖亲生子女、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等诸多行为,均可能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

本次事件中,据刘学州自述其养父母曾通过中间人“人贩子”花费近三万元才收养了刘学州,而其亲生父母更是在收到3000元的费用后作为“彩礼”使用;若上述情形查证属实均涉嫌拐卖儿童罪。

根据两高两部2010年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刑法学专家、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吴允锋介绍,亲生父母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前提是必须具有非法获利目的,因此,刘学州的亲身父母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还有待相关事实的进一步查明。

被遗弃者本人有权提起诉讼

刘学州亲生父母“二次遗弃”的行为是否于法有悖?

吴允锋认为,首先,由于寻亲刚成功不久,双方还在沟通接洽过程中,因此,很难说生父母的行为属于二次遗弃。如果确实构成,可以根据刑法或者治安管理处罚法追究其父母的刑事责任或者行政责任。

此前,刘学州曾表示,将起诉其亲生父母,也希望司法机关对其亲生父母进行刑事追诉。吴允锋也表示,作为当事人可以就遗弃行为起诉父母,要求获得抚养费的给付,同时也可以就其遗弃行为提出行政或者刑事控告。但遗憾的是,刘学州已去世了,已无法再捍卫自己的权益了。

刘学州在微博上发布的遗书截图

刘亲生父母或涉嫌遗弃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此外,根据四部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第17条第三款,根据司法实践,具有对被害人长期不予照顾、不提供生活来源;驱赶、逼迫被害人离家,致使被害人流离失所或者生存困难;遗弃患严重疾病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被害人;遗弃致使被害人身体严重损害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等情形,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的遗弃“情节恶劣”,应当依法以遗弃罪定罪处罚。

刘学州通过媒体、公安机关等诸多渠道找寻到亲生父母后认亲,此时刘学州仍是未成年人,其生父母对其仍负有法定抚养义务。而刘在此时并没有受到其生父母的抚养,甚至被生母微信拉黑。二人亦未对身患抑郁症的刘学州关照,使得其在面临诸多变故与压力后选择极端方式结束生命。

河南中豫律师事务所孙兆义律师称,刘学州亲生父母在客观层面涉嫌拐卖儿童罪的可能,如果该犯罪事实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属实,那么需要考虑该罪是否过追诉时效,拐卖儿童罪的追诉时效为十五年。

同时,其亲生父母在刘学州养父母去世以后,作为刘学州的亲生父母,在法律上对于刘学州的抚养具有当然的监护职责,以目前来看,其亲生父母的行为已然构成遗弃罪。

孙兆义解释,刘学州亲生父母的遗弃行为是持续的、连续的,并且目前已经造成刘学州死亡的严重后果,其亲生父母应当以遗弃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法律规定遗弃罪将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网络暴力成“隐形杀手”

此次的悲剧中,还有一根压在刘学州身上的稻草也再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那就是网络暴力这样一个的“隐形凶手”。

“随着新型社交平台的兴起,‘发声’越来越容易的同时,也给网络暴力创造了便利的条件。”吴允锋说道,“目前,不管是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还是民法典,均有相关条款惩治这些潜在的‘凶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第一款规定的行为,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但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

据刘学州生前公布内容,其曾遭到许多内心黑暗的人在社交平台对其进行攻击、谩骂,甚至编造谎言诬陷诋毁,而这些人很多还是小号、私密账号。这些被网暴的经历,无疑给这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甚至与其自杀行为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若背后操纵或实施网暴者被揪出,其行为查证属实,则这些情形也符合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事实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对于侮辱罪“情节严重”的认定。

刘学州发在社交网络上的遗书

知情人都可向法院提交证据

1月21日,曾有网友在刘学州的微博评论区留言质疑刘学州,称刘学州是在利用寻亲给自己炒作、立人设,刘学州的行为是利用网友的善良博取同情心。

对此,刘学州生前在微博评论留言称,“诽谤是违法的,保留证据了”。

北京百瑞(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石云昆律师认为,包括网暴语言的截屏、网暴人员账户、录音视频等都可以作为被网暴的证据。

石云昆介绍,凡是通过互联网被实施了侮辱、诽谤的行为,被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告诉,但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

“任何知情人都有作证的义务,因此他的同学朋友或者网友都可以向立案法院提交证据,”刘学州已经去世,可以由刘学州近亲属搜集证据向法院提起诉讼,石云昆说。

值得注意的是,石云昆表示,如果可以确定某人或者某主体是网暴的发起者,或许可以认定为主犯,“但是具体惩罚需要有关部门具体考量。”

石云昆强调,《刑法》第246条诽谤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相关嫌疑人将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刘学州的悲剧也因部分平台有意放纵炒作。”石云昆说,针对一些骂战、诽谤,部分平台根本没有尽到“通知删除”的义务。明星、社会事件当事人、弱势群体等特定标签人群的八卦,因为关注度高,平台常常默许、纵容,甚至成为扩大伤害的帮凶。

刘学州被网暴

律师呼吁国家立法打击

1月24日上午,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周兆成律师告诉大河报记者,由于代理案件的原因,他见到很多时间当事人,自身遭遇被互联网关注后,往往会在网络上遭受极其严重的“网络暴力”伤害。

周兆成表示,“网络暴力”具有危害的扩散性、影响的广泛性、空间的虚拟性、行为的隐蔽性等特点,我国当前对“网络暴力立法”不完善,从而导致公安机关在打击“网暴”违法犯罪活动与人民法院惩治网暴犯罪“出现分歧”。

律师呼吁网暴立法

“网絡暴力’一旦构成针对公民个人的诽谤犯罪则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而提起刑事自诉被害人又面临取证困难的尴尬境地。从而在遭受“网络暴力”犯罪后,被害人往往会求助无门。如提起民事侵权诉讼,又存在网络平台承担连带责任过小,导致平台怠于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因此周兆成呼吁出台“打击网络暴力”相关立法,建议加大对“网络暴力”责任主体的惩治力度,对情节严重的“网络暴力”行为入刑,严格落实网络实名制,加强对网络运营商的监督和处罚力度。

“网暴者太多了,是否会法不责众?”周兆成强调,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的决议》,人民检察院也可以提起公益诉讼,以维护刘学州合法权益,引导社会的正确价值导向。


快捷服务
快捷服务
信息公开
交流互动

山西龙兴

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站备案:晋ICP备16009332号-3  主体备案:晋ICP备16009332号

晋公网安备:11012015081311号  商务合作:18103515480

运营团队:大国商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龙兴科技

删帖申请文档下载

广告合作:18103515480     举报邮箱:sxbbs_jubao@126.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351-2397193(周一至周五9:00-18:00)